刘强东案关键72小时:女方、男方、警方、校方都是怎么说的?

来源: 新浪网 时间:2019-05-23 16:13:05
2018年8月31日,刘强东因疑似性侵在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商学院被逮捕,警局报告显示,嫌疑人涉嫌罪行等级为“重罪” (Felony),涉嫌罪行为“强奸既遂”。2018年12月21日,美国检方因为证据不足,决定不起诉,舆论开始反转,指责女方“仙人跳”。

2019年4月17日,女方当事人Liu Jingyao对刘强东和京东集团提起民事诉讼,涉及6项罪名,索赔金额不低于5万美元。此后监控视频、录音等关键资料先后流出,谣言事实难辨。

在美国绝大多数涉嫌性侵案中,由于案发时只有两个人且没有监控设备,对于女方是否主动是否拒绝,双方永远各执一词。

从4月17日到现在,《财经》(博客,微博)获取了与案件相关的更多未披露一手材料,包括刘强东证词、警方出警视频,并面对面对Liu Jingyao进行了五个多小时的采访。

从目前已知材料看,这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简单故事,它混杂人性的欲望、恐惧等多重因素。

接受《财经》采访的当事女生称,明州案发后,三次都不是她主动报警,从最初想息事宁人到主动提起民事诉讼,这起案件于她而言是双重伤害:当晚发生的事件本身,以及她所面对的庞大舆论压力。她说未来如果官司能赢,她会把赔偿金捐出,支援中国的反性骚扰公益活动。

Liu Jingyao称,她现在不敢出门、不敢去上课。她还居住在那个当晚事发的公寓中,她说几乎整栋楼的人都知道她的事。在接受《财经》的专访时,她看了一眼被米色幕布遮住一整面落地窗:“那件事发生之后,我几乎没有主动拉开过窗帘。”

刘强东证词:女生主动

《财经》获取了一份刘强东于2018年9月7日接受警方问询的证词。这份证词在刘强东律师Earl Gray与Jill Brisbois的陪同下进行。在证词中,刘强东称女方是主动的一方。

(图片来自刘强东警方证词)(图片来自刘强东警方证词)

(图片来自刘强东警方证词)(图片来自刘强东警方证词)

刘强东在证词中称,2018年8月30日,他正在明尼苏达大学参加一个DBA项目,当天晚上,他们在Origami餐厅举行了聚会,有15-20个人参加了聚会,除了自己的同学,还有两个年轻的“小孩”,一个男生一个女生。现场一共有四个女生,一个是他的秘书,一个是他的助理,一个是同学的妹妹,还有一个是这个项目的志愿者,他记得志愿者姓刘。

刘强东告诉警察,刘女士当天晚上坐在他的左手边。他们在一起喝了一些红酒,女生并没有喝太多,还给他的杯子里倒了一些酒。

3小时后,在餐厅关门时,一位同学邀请刘强东去他家开第二场聚会。在车里,他与女生互相亲吻了对方,当到达那栋房子时,女生停住了,并称“为什么我们不去我的公寓”,随后她邀请刘强东去了她的公寓。

在到达女方公寓大楼后,刘与秘书在电梯里跟着她上上下下了两次,最终到达了女生的房间。

“当到达她公寓之后,她说对不起,我公寓里很乱,开始往加湿器里加水。然后我笑了,我对她说,明尼苏达有多于1万个湖泊,现在的季节很湿润,并不干。”刘强东告诉警察。

在加湿器的玩笑之后,刘强东称女生开始清理床,并建议他去洗个澡。

刘强东在证词中称:“(在随后发生的事情中)女方没有说不,并且她非常享受这一过程。在车里,秘书可以作证,女方一直在主动亲热。”

完事以后,刘强东睡了几个小时。这一点也得到女方的证实。由于时差的关系,刘强东很快醒了。醒来看见女生睡在他的右边,裸着身子在玩手机。当警方问能否看见女生手机在玩什么,刘强东说“可能是叫出租车”,但称自己并没有看见她手机屏幕。

之后刘强东说他们聊了一会儿天,大概十分钟之后,警方来敲门了,三个警察把他带到了警车里。

女生跟警察交谈了30分钟后,“她告诉我,这是一个可怕的误会,是Tao同学报的警。” 刘强东说。

刘强东在证词中说到,Tao同学也在那天的晚宴上,并自称是单身。那天晚宴上是他第一次见到刘女士,从他去的时候,她已经在那儿了,他并没有女生的联系方式。

后一天(2018年8月31日),刘强东的助理告诉他,女生说了好几次想要见他,地点在卡尔森管理学院。他去了卡尔森管理学院之后,一个男孩让他等一等,10-15分钟之后,他并没有等到女生,再次被警察带走了。

当警察最后跟刘强东确认,这是否是一段“两厢情愿”的性关系时,刘强东说女方是主动方,她主动在浴室中换好衣服。

值得注意的是,此证词已经距离刘强东被捕并保释过去七天,是他在回到中国以后对美国警方的电话答复,女方的正式证词时间要比这更晚,但在此之前有过几次短的证词。

女方当事人:

一直在说不,未主动报警

根据女方叙述,2018年8月30日晚,在出了餐厅之后的车上,刘强东在车里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动脚,并解开她的衣服。她一直在拒绝,一直在说“你不要这样”。

女方Liu Jingyao在接受《财经》采访时称,她在晚宴上已经喝多了,并因为醉酒走错电梯,同样的地方走了两遍。她一直以为她是从前门进入,且在警方的证词中说的也是前门进入,直到后来看到警方的监控录像才知道她是从后门回的家。目前,网上已经流露一部分监控视频,无法充分判断当时女生是否已经醉酒。

当晚,在女生与刘强东回公寓的路上,曾被一名邻居看见。“我原本希望他能做我的证人,他曾亲口说一看就知道我们喝醉了,但转眼就做了刘强东的证人。”Jingyao对《财经》表示。

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 Brisbois也提到了这位目击证人,她曾在给《财经》的一份声明中称“他(指证人)注意到刘强东和女方胳膊挽在一起走得很近,两人看上去都很高兴。两人看起来都没有喝醉,女方路过时面露微笑。”

对于房间内的事,女方告诉《财经》,她全程都在拒绝,一直在说“不”。这和刘强东对警方的证词说法不同。

Liu Jingyao称,刘强东进入房间之后,说他跟很多名人都很熟,可以安排她跟名人见面吃饭,没多久之后就开始去脱她的衣服。

“他拉下我的衣服,我就拉上去,五六个回合之后,他一件也没有脱掉,于是双手举起我,把我扔在床上。”Jingyao告诉《财经》。

“我不想闹大,也不想撕破脸。”女生描述她当时的心情。于是,她主动提出让刘强东去洗澡清醒一下,她说自己想借这个机会逃跑。但刘强东提出一起洗澡,还捏着她胳膊,她的逃跑计划失败,反而一半的身体在洗澡时被淋湿。

之后,她要求单独在浴室内换洗,刘强东答应了。她告诉记者,自己曾想过一晚上都呆在浴室,但刘强东在浴室外喊了她几次,之后就没有声音了。“我在里面待了二三十分钟,我觉得他是不是睡着了,我就想逃跑,但我刚出来就被他抓住了。”

女生说,因为衣服被弄湿,所以她脱掉了原来身上的衣服,包括内衣,她在洗衣筐里拿了一条脏的连衣裙换上了。女生说,当时在洗手间里没有裤子可以换。

根据女方提交的诉状描述,刘强东不顾她的请求与反对,强奸了她。

在女方的叙述中,她也提到了玩手机与聊天的事。女生单方面告诉《财经》,刘强东先睡着了,“后来哭着哭着我自己也睡着了,太累了,睡了之后凌晨一个闪电打了过来,下雨了,我就醒了。”她悄悄去客厅拿了手机,但是怕被刘发现,又赶紧回到床上躺好。

Liu Jingyao说,她当时给Tao同学发了信息,骂他晚宴结束时去哪儿了。“我被刘强东强上了”,她告诉Tao同学。

Tao同学在收到女生的微信之后,非常紧张,打算去她公寓楼下接应她逃跑。

警方的执法记录仪显示,Tao同学对警察翻译说,女生告诉他“不要报警”。

巧合的是,女生给Tao同学发完微信之后,睡在她身边的刘强东醒来。此时,女方起身喝水穿衣,双方聊了一会儿,最大的分歧是关于去纽约的事。女方称,刘强东曾经在晚宴上提出,在DBA项目结束以后,让她去纽约陪他呆几天。但刘强东向警方提供的证词里未提到这点。

此时,女生告诉《财经》记者,她反复强调不会跟刘强东去纽约,并表示他有妻子与孩子,“我想未来能清清白白地嫁人、生孩子。”

女生还展示给《财经》当晚的叫车记录,从夜间3点开始,她连续叫了两辆Uber,希望刘强东离开,以后不要再联系,并称“他不听,不走”。女生正在准备叫第三辆车时,警察敲门后进入。

之后,警方的执法记录仪记下来公寓发生的一切。但这次报警,女方称自己当时想息事宁人,告诉警察没有强奸,后刘强东被警察送回酒店。

“警察把我带到警车里,让我在那儿等着。警察觉得很可疑,于是他再三确认说,你真的是自愿的吗?我后面又说了十多次,让他(刘强东)走。”Liu Jingyao说,“我是自愿的,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你才能放他(刘强东)走?”

女生称,去晚宴以前,她并不认识刘强东,只是在做志愿者的时候,见过刘强东几次:一次是在教室外推车送水;还有一次是带学员们去博物馆,她负责解说、拍照、数人数。但在晚宴以前,双方从未说过一句话。

也是因为DBA项目,她认识了一起参加该项目的志愿者Tao同学,对于网上流传的Tao同学喜欢她的说法,Jingyao称:“Tao并不喜欢我,我们认识只有五天,五天谈何喜欢不喜欢。”

事发的第二天一早,Jingyao手机里出现了很多未回复信息。一部分是昨晚参加晚宴的“大佬”,一部分是关心她的志愿者朋友们。

在学姐的问候之下,她哭着向学姐寻求建议。另一名志愿者知道她昨天去饭局了,第二天拿了一张“性骚扰”宣传单给她,“他就已经猜到了”。女生称,当天在这两位朋友陪伴下她去医院做检测报告,并且吃了紧急避孕药。

从志愿者团体的小圈子中,DBA项目的一位老师听说了此事,在没有提前告知Jingyao情况下,老师决定当天早晨直接向警察报警,但由于当事人不在场,此次报警被警察拒绝。老师姓Bai,是一位华裔。

2018年8月31日白天,刘强东助理Vivian Yang似乎还不知情头一天晚上发生的事。女生称,该助理还在用微信电话要她的护照号码,聊去纽约的事情。自己火气蹭一下就上来了:“我一晚上白说了,我叫你走,你以为我不报警我就是乐意的吗?”

女生称,刘强东助理的电话是语音打的,她也未给《财经》展示关于刘让助理安排她去纽约的任何文字记录。《财经》亦未能就此向刘强东助理获得核实信息。

从医院出来之后,女方在卡尔森商学院约了刘强东的助理说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并要求与刘强东亲自谈。她想让刘强东跟她解释到底算怎么回事。她说当时她告诉这位助理,如果不给她一个解释,她就报警。《财经》试图联络这位助理,目前没有得到正面回应。

女方也在其他志愿者朋友们的陪同下去了卡尔森商学院,见了早上报警的Bai老师。Bai老师大概听了下女生的叙述,很快决定再次报警。女生告诉《财经》:“全程都是她(Bai老师)说,我没有说话,她向我确认,我说对。因为我在场,因此这次报警就生效了。”

警察很快就来了,大概做了40分钟的笔录。做完笔录之后,刘强东与他的助理也到了,警察让Jingyao过去看一眼是否是这个人,确认之后,刘强东被警方带走。

“我不知道警察今天就会来”,“我当时心里真的很慌,他被带走了,我该怎么办?”女生告诉《财经》,“老师老是说报警吧,但是我对报警一点准备也没有,当时脑子里真的是一片空白。”

Jingyao说她很痛苦地看到刘强东被带走。案发那晚过去后,她依然没有刘强东手机、微信等任何联系方式,她想要的解释和道歉,都无法直接得到。

女生说,刘强东被捕以后,并没有想要起诉他。直到那个时候,她父母也并不知道这件事。

之后,警探Matthew Wente联系她说刘强东还有十几个小时就放出来了,你想怎么样,你可以继续调查,还是选择暂停调查和解。她告诉警探,她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没有任何精力打官司,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MatthewWente称她如果不想公开,可以暂时关闭案件,并与律师选择和解,并把她的手机号给了刘强东的律师,还告诉女生,这个案子随时可以重启调查。之后就有了网上的录音索要钱财的音频。《财经》就此事向明尼苏达警方确认,关于Wente警官给女生的建议是否属实,截止发稿,并未收到警方的答复。

在选择暂时关闭这起案件调查后,Jingyao收到了一条电脑自动发送的讯息,显示刘强东当天下午七点将被保释出狱。“我害怕他一旦回中国,再来不来美国我就不知道了。她助理事后还一直在跟我要护照信息,他根本就没有认真地觉得这是一个强奸案。”

朋友给Jingyao出的主意是: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道歉,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他很怕道歉传到网上去,所以你可以提出经济赔偿和道歉,经济赔偿可以相对性地代表道歉。

于是,发生了之后网络上流传的那段两段录音事件。在检方决定不起诉刘强东之后,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女士曾经发出一份声明:“当刘强东先生还在被关押时,女方主动要求刘强东先生的律师给她打电话。女方在几次通话和短信沟通中反复索要钱财,并威胁如果她的要求得不到满足就要将此事公开并起诉刘强东先生。”

Jingyao解释说:“一共有四个录音。网上是前两个,第三个是他律师约我去律所谈,我问可不可以带一个朋友去,律师问了朋友身份之后,就再没回复。”想到晚上刘强东就被释放了,她继续给刘强东的律所打了一个电话,没有人接,她做了语音留言,说如果不解决这件事,她会重启这个案子的调查,这是她的最后一个录音,之后她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当天晚上,在觉得刘强东可能会回国之后,Jingyao第一次联系母亲,说她需要一个律师。家人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还问她惹什么事了,后来母亲突然反应过来:“难道你被刘强东强奸了?”

从当初不敢报警到积极反击重启调查,双方之间的官司正式开始了。Jingyao告诉《财经》,如果不是刘强东的助理在第二天还在要她的护照信息,安排去纽约的事,她可能会选择忍气吞声。但女生并没有向《财经》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上述事情。

关于刘强东及其助理是否提出要安排女生去纽约事宜,《财经》联系了刘强东律师Jill Brisbois女士做事实确认,该律师称,是Jingyao Liu女士在之前晚宴上主动提想去纽约。该律师发布声明称:“她试图继续利用媒体传播虚假信息和毫无根据的指控来干涉司法程序。我们相信客户是无辜的,已有的证据和检察官不起诉决定已经支持了这一结论,我们将在法庭上捍卫客户的声誉。”

警察执法视频:

女方害怕陷入麻烦,现场说法前后矛盾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雨滴打在车窗玻璃上,一辆警车在半夜三点左右飞速穿过明尼阿波利斯的街道。混杂着警方鸣笛的声音,可以听到警察执行任务时的说话:“报警人21岁,蓝色上衣蓝色牛仔裤,他接到了受害者发来的信息,他朋友被强奸了。”他们正赶着去处理一起报案。

这是《财经》看到的2018年8月31日凌晨明州案的一段美国警方执法视频。据称由警方出警的随身执法记录仪拍下。但对于这个视频的真实性,目前明州警方未予以正面确认。

在该视频中,凌晨时分,警方来到了一栋豪华公寓楼下,报警人希望不要“强行进入”。在警察联系其他人进入公寓时,报警人拿着手机对警方用英语翻译屏幕上的中文聊天记录,女生在聊天记录中提到:“他想要带我去纽约……他强奸了我。”

后来从女方当事人和刘强东证词中知道,这位报警人是Tao同学,与女生同为DBA项目的学生志愿者。项目官网曾经介绍,DBA项目是清华与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师资共同讲授的工商管理博士项目。

当警察问到报警人是否可以给她发信息时,报警人称“她五分钟没有回我短信。”进入公寓后,在等电梯时,报警人告诉警察称女生喝醉了,警方问需要他们做什么,报警人称“把她带出来”。

当警方进入房间时,女方穿着一身白色衣服,刘强东则只穿了一件T恤。警察为刘强东戴上了手铐,女方略带疑惑对刘强东说:“是不是你的秘书(报的警),因为我没有回她信息。”这段视频显示,在警察进入时,双方都处于不知所措状态。

执法记录仪显示,在警察随后找女生谈话时,女方在第一时间曾短暂承认过“被强奸,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当警方再问女生是否被强奸时,什么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时,她改口说没有。

执法记录仪显示,女生告诉警察:“那个人很有名,我不想陷入麻烦”。当警方在反复确认女生是否被强奸时,女生说法完全混乱。

警方意识到女方的害怕,告诉女生:“不是你有麻烦,我们是来帮你的。”女生说:“那是因为现在我们在美国,有一天我还想回到中国,我不想陷入麻烦。”

执法记录仪显示,当警方告诉女生,强奸在美国是很严重的罪行,如果发生了可以带你去医院。女生随后改口并坚持称“没有(强奸)”,在警察问是否“发生了两厢情愿的性关系”,女生说“是”。

随后,执法视频显示了两名警方私下的交谈,一名警察对另一名警官复述了女方的谈话和前后说法的矛盾之处,并称她不想陷入麻烦,她在害怕。女生告诉《财经》她此时很害怕这件事曝光,希望赶紧息事宁人,于是反复告诉警察她是自愿的。

另一段较短的视频显示,女方要求与警车中刘强东单独说话约2分钟,这段话也被警方的执法记录仪记录,但由于风声太大,女生与刘强东说了什么,声音并不清晰。说完话之后,警方在警车内为刘强东解开了手铐,在2018年8月31日凌晨送他回到酒店。

美国警方:

我们没有发布任何补充材料

2019年4月26日,一个微博未认证账号,未曾发布过博文的用户@独家互联网发布博文:“明州案当日警方出警记录曝光”,并将美警方出警报告的15-16页截图发布。

《财经》记者向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询问是否属于出警文件时,警方发言人John Elder告诉《财经》记者:除了网上流传最初那5页的警察报告,官方没有发布过任何补充材料,他们只能确认或者否认这些材料是否是警方的公开发布。

《财经》记者曾经亲赴明尼苏达资料办公室索取关于此案的更多官方公开资料。该资料办公室在得知案件编号后称“此案件高度敏感”,并在现场积极联系,多次请示上级。最终,明尼苏达信息管理中心的助理督导Ruth Carey于4月26日致信《财经》:“该案新闻发言人正在审核警察报告最终版本,并且将在近期公开该案资料,我们希望未来几天到一周之内,可以在明尼苏达公共信息中心查询此报告。”

去年12月21日,检方认为证据不足以支持刑事指控,决定不起诉刘强东。这些证据包括:把普通话翻译成英语的对话和信息,警察执法所佩戴的随身摄像头的视频,这些摄像头捕捉了刘强东和公寓内的女人之间的谈话;也包括一部分后来的对话——在刘强东回宾馆之前,女方要求与刘私下会谈的对话;女方和其他人的陈述信息,以及来自多个监视摄像机的镜头。

4个月后,女方对刘强东和京东集团又提起民事诉讼。美国性侵案的刑事诉讼,要求检方要完全拒绝合理想象,证据必须排除一切合理怀疑,但民事诉讼只需要51%的优势证据即可获胜,双方的举证标准不同。

DBA项目副院长崔海涛:

从没有去过晚宴

除了双方当事人与报警者,明尼苏达大学DBA项目副院长崔海涛教授也被卷入舆论中。此前,网络上流传着当天晚上女生是在崔海涛的介绍下去的饭局,甚至还有人猜测崔海涛当晚在饭局中位置。

崔海涛的律师Sheila Engelmeier回复《财经》:“崔先生在当天晚上并不知道Origami餐厅的聚会。那天晚上,崔先生既没有被邀请,也没有去过聚会。他当天去了UMN Gopher足球赛,现场有很多人可以作证崔先生去球赛了。”明州案女生和刘强东均未明确提及崔当时是否在餐厅。

Jingyao在诉状中称“她受邀成为DBA项目的中国志愿者,邀请由崔海涛以个人名义发出”。对此,崔海涛律师Sheila Engelmeier回复称:“在该女学生父亲的同意下,崔先生将女生的微信名片推送给了DBA项目负责招募与面试的员工。当地的学生志愿者,包括该男生与该女生,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参与到项目中,包括帮助中国DBA学员避免在跑步中迷路,女生确实是协助学员的晨跑志愿者之一。”

LiuJingyao在接受《财经》专访时称,“崔老师当时说DBA里面有一些他前几届招来的志愿者,那些志愿者都跟大佬传出了一些不好的关系,而且是为了钱而发生的,崔教授叫我来的目的之一就是我家里不缺钱,不会发生那种事情。”律师Sheila向崔海涛求证后回应称,没有这回事,这是一个骇人听闻的错误说法。

律师Sheila强调:“社交媒体上的大量不准确信息让我深感不安,出于对法律程序和当事人的尊重,崔先生无法直接回应。如果这起案件需要崔先生的证词,他将在庭审中如实答复,或者书面提供此案件的证词。”

明尼苏达大学:

教职人员要在第一时间汇报性骚忧事件

从女方的叙述来看,在三次报警中,均非女生主动报警,也非完全自愿。报警者来自明尼苏达的学生或者老师,女方每次在看到刘强东被带走时都提到自己“恐慌”,“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知道该怎么办”。

《财经》曾经在事发后第一时间前往明尼苏达大学和卡尔森管理学院采访。不少学生提到,随着全美国反性骚忧运动的兴起,明尼苏达大学一直在做有关“性侵”方面的宣传教育。2019年起,学校明确要求所有在校的学生与老师,在第一时间报告学校性骚扰事件。

(图片来自明尼苏达大学官网截图,明尼苏达大学要求教职员工和学生有义务报告性骚扰案)

(图片来自明尼苏达大学官网截图,明尼苏达大学要求教职员工和学生有义务报告性骚扰案)

2016年,校方曾因为前体育总监的性骚扰投诉支付28.2万美元;同年,一名女学生被橄榄球队员轮奸;之后,又有一名明星篮球运动员对女生实施性侵犯后被禁赛。

2018年,明尼苏达州发布了一份关于明尼苏达大学不端性行为报告,显示学校过去两年在解决不端性行为方面的成绩令人满意。在37份报告中,有51%获得了调查,24%员工提供了协助,还有9份案件中,有一部分是因为受害者不愿意配合而无法行动。在2017年的11份报告中,有6起报告中的被调查员工被解雇或者撤职。

2018年明州案事发,当《财经》进入卡尔森管理学院办公区询问事件进展时,一位老师告诉《财经》:“事发之后学校高度敏感,不让任何教职员工接受采访。”在事发后,校园保安也开始阻止记者进入学院办公区采访。

明尼苏达州华裔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周东发(Don Zhou)对《财经》表示:“明大性侵案件非常之多,全美国大学都是这样。美国看似开放,但只要女生说不,就是不可以。明大每个学生入学第一件事就是反性侵教育,告诉每个人不能强迫。”

第三方律师:

已披露证据并不是一边倒

在监控视频中,女生有过引路、自己开门进屋等手势,这些动作并不能证明女生愿意发生性关系。在美国的法律体系中,性同意必须要求明确说Yes,即使没有明确的动作对抗,口头反对、沉默都意味着拒绝;只要女生没有明确表示同意,都可以构成强奸。

华裔刑事案件辩护律师周东发(Don Zhou)对《财经》表示,所有性侵案房间内的部分都是各执一词,口说无凭,警察进入公寓的执法摄像机是当事人的第一反应,这些都是关键证据。目前披露的证据看来,证据并不是一边倒的。

“在明尼苏达州,索赔金额小于1.5万美元就只能去小额法庭打,不能在地区法院。这起案件索赔5万美元,超过1.5万美元,地区法院可以受理。但五万美元只是一个起步价,并不是最终实际赔偿金额。如果能打赢这个官司,赔偿可以到很高的价格。”周东发告诉《财经》。

之前,已经有科比等名人涉嫌性侵案的前车之鉴,双方同样经历了刑事起诉撤销到民事诉讼的过程,此案最终以和解告终。周东发认为,估计案子打不到陪审团,很有可能双方会和解:“因为刘强东的损失比女方大,跟是否强奸都没有关系,因为他的公司太大了。”

(本刊记者王丽娜、管艺雯、黎诗韵对此文亦有贡献)

  
  • 聚焦快递员劳动时间 快递员能不能回家过年?

    聚焦快递员劳动时间 快递员能不能回家过年?
  •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