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包公司撑业绩 账面业绩膨胀迅速 现金流枯竭

来源:中国网财经 时间:2019-11-29 14:32:47

11月28日,上交所向因“区块链概念”暴涨之后又连跌的易见股份(600093.SH)发出问询函,要求易见股份解释自身及子公司的业务合理合规性、风险敞口等问题。10月28日至11月1日易见股份曾因贴近“区块链”热点而收到4个涨停板;而11月25日至27日又连续3天下跌,25日更是以跌停报收。由银保监会接手、商业保理业务监管趋严之后,易见股份的困境是目前整个商业保理行业的缩影。   易见股份前身是禾嘉股份,1997年上市。2012年九天工贸(现控股股东九天控股的前身)以3.17亿元收购了禾嘉股份23.57%的股份,成为大股东。2017年,禾嘉股份更名为易见股份。从2015年开始,该公司开始以供应链业务和商业保理业务为主,目前还有一部分是基于公司“易见区块”平台提供的信息技术服务。从财务报表中可知,易见股份的主要营业收入和利润来自于旗下的子公司。其中,供应链业务在云南滇中供应链公司和贵州易见供应链公司;商业保理业务在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公司和深圳滇中商业保理公司;而信息业务主要在深圳市榕时代科技公司。

账面业绩膨胀迅速 现金流枯竭

自从开展供应链业务和商业保理业务以来,易见股份账面业绩增长非常迅猛:2015年净利润3.35亿元,2016年6.03亿元,2017年8.16亿元,2018年8.14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已经达到7.77亿元。

2018年度,该公司的营业收入145.06亿元,利润率达到5.61%。而同行业的怡亚通(002183.SZ)2018年营收700多亿元,净利润2亿元;瑞茂通(600180.SH)营收381亿元,净利润4.75亿元,利润率和易见股份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一个不和谐现象是,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和净利润呈现出巨大的反差,差额有近100亿之巨。2015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累计归母净利润33.4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30.95亿元。同期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累计金额-63亿元。

在易见股份公司11月28日凌晨发布的对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和网络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中解释说,公司的现金流为负,正反映了公司保理业务的扩张。然而2019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利息收入总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这与业务扩张的解释不符。

公司的现金流状况确实堪忧。2019年三季度,公司不仅经营现金流为负,投资现金流和筹资现金流也为负。尽管公司账面上有货币资金,但绝大多数是受限资金。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账上货币资金有6.68亿元,受限货币资金的数额达到了5.5亿元,受限资产合计达到7.41亿元。

除此之外,公司的长期债务和利息支出在增加。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公司的有息负债长期维持在高位,2016年为32.05亿元,2017年进一步增长至38.01亿元,2018年有所下降,但2019年3季度又再度攀升至34.09亿元。

监管趋严 保理业务资金来源堪忧

目前,我国在供应链金融和商业保理等金融业务的管理方面,并没有要求必须有相应金融牌照的企业才能开展。2019年10月,中国银保监会出台了《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开始将这一领域的管理正规化、严格化。

《通知》中对商业保理企业的业务资金来源提出了严格要求:不得吸收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不得通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资产管理机构以及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融入资金;不得与其他商业保理企业拆借或变相拆借资金。商业保理公司开展业务,只能依靠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或者通过上市公司平台融资。

《通知》同时要求,保理业务计提的风险准备金不得低于融资保理业务期末余额的1%;风险资产不得超过净资产的10倍。

在这种背景下,近年来一路狂奔的易见股份现金流处于枯竭状况也是可以预料的。为此,他们在A股市场上简直是“锱铢必较”:

2019年6月3日公告显示,由于拖欠兴业银行昆明分行的质押贷款,易见股份的大股东九天控股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被兴业银行要求轮候冻结(所谓轮候冻结,是指对已被法院冻结的股份,其他法院也要求进行冻结,只要前一冻结一经解除,登记在先的轮候冻结即自动生效),这部分股份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17.51%,占公司总股本的 6.67%。

经过紧张的协商与公关,于6月14日解除了轮候冻结。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股份轮候冻结解除后,九天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仍然全部处于冻结状态中,同时其中绝大部分股份处于质押状态。11月22日,九天控股质押的股份中的6.26%做了解押。

11月16日,易见股份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云南滇中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滇中供应链”)拟在普惠金融交易中心(大连)有限公司发行总规模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定向融资计划,由公司股东云南省滇中产业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滇中集团”)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支撑业绩的子公司是“皮包公司”

2017年4月,易见股份花120万元收购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其后8个月时间就为易见股份贡献了净利润1.03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2.07亿元,2019年1-6月净利润是6,653.5万元,毛利率高达99.9%,销售净利率高达80%,而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社保缴纳人数仅有18人和3人。

另一家负责商业保理业务的子公司——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公司,是易见股份2017年10月17日注册成立的新公司,易见股份直接持股51.61%,通过浙银基金间接持股48.39%,合计持股100%。公司成立的第二年就实现净利润3.2亿元,2019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5亿元,成为易见股份最大的利润来源。然而根据天眼查的数据,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2017年和2018年没有员工社保缴纳记录。

易见股份对此的解释是,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的技术服务业务与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公司的商业保理业务所需的人力资源是与公司其他部分共享的,后期会有增加和调整——换句话说,这两家支撑公司主要业绩的子公司其实仅仅是用来走账的“皮包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