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位老人和他们的守望者

来源:希红市 时间:2020-03-20 10:57:32

1。

    凌晨五点半,冬天的北京依然夜色深沉。

    但邓传兵已经在厨房忙开了,他要为留守随园养老中心的200多位老人准备早餐。干了27年的厨师,老邓对这一行的累人早已习以为常,但他没想到的是,那还只是没遇上事儿的累法。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随园餐饮部人手不够,五位厨师只有三位厨师在岗,三位面点师只有两位在岗,在连轴转了近两个月后,所有人的负荷都已经到了顶点,老邓的腿几乎每天都是肿着的。

    但那样的辛苦,却又常常很轻易地被一句句温暖的话所治愈。“有一天一位陶奶奶找到我,‘今天的酸菜饺子真好吃,我今天吃了13个,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饺子!’”说起这件事情时,他的眼里闪着泪花。

    外面的世界让人揪心,但每天守着这一方的一日三餐、人间烟火,老邓的心也就渐渐地静了下来,“现在外面的疫情还是严重,我想做的就是让老人吃好每一顿饭。”

    老邓差不多备完餐的时候,郭兰正一扇一扇敲开房门,查房、为老人们一个个量血压和测体温。随园里的老人们年龄偏大,基础疾病较多,抵抗力差,正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

    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她要守住的,是最关键的一道防线。

    郭兰是随园的护士长,疫情发生后,她也已连续值了两个月班,每天都要频繁检测老人和员工的体温,进行病毒消杀和发药。有一些老人的药特别难取,她得一家一家单位去联系,想方设法地为老人把药弄到手,忙不过来时,恨不得自己能撒豆成兵,长出三头六臂。

    “之前的老主任在群里面号召我们去武汉一线,看着曾经的同事们都去了,说实话我也挺想的,但是我不能去,随园这些老人需要我,这就是我的前线。”

    她是女儿,是妻子,也是母亲,但这一刻,她选择成为200多位老人的“守望者”。

2。

    

    七点一刻,老人们开始进入餐厅。赵婷婷和工作人员时不时引导他们拉开间距、有序排队,取完餐后一户一座,安静地用完早餐。

    赵婷婷还记得,疫情刚发生时,安排老人吃饭这件事情,曾多么让人头疼。

    为了减少人口聚集带来的传染风险,随园决定安排老人分批分时用餐。然而,看起来特别顺理成章的事情,迅速招来了老人们的诸多反对:

    “你们给我们买餐盒吗?”

    “我们端回去凉了怎么办?”

    “谁先吃谁后吃呀?”

    ……

    200多位老人,各有各的主意和脾气,怎么办?

    赵婷婷和同事们一起挨家挨户耐心地跟老人们沟通、交流,大家最终达成了共识:一户一桌,分楼错时,且由工作人员为老人们打餐。返回园区需要隔离的老人,则在妥善安排隔离居住后,专人负责送一日三餐到房间。

    这个年轻的90后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管理经”:“其实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在完善管理,我们不害怕解决问题,怕的是没有发现问题。”

    她的这个想法也特别为随园的老住户刘洪祥所认同。有一天,有两位老人打餐时发生了口角,目睹工作人员劝架的他专门找了管理人员给他们“点赞”:“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每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有自己的坚持和主张,你们这件事处理的挺好的,从老人的角度出发,要慢慢地聊,有自己的观点,他们要的就是一个说法和一个解决问题的方式。”

    为了更好地维护随园的氛围,老刘也说了:“我也愿意为随园的管理做一些事情,让咱们随园变得更好。”

 (疫情前随园老人的日常活动)

    3.如果说老邓和赵婷婷的任务是让老人们“好好吃饭”,那么作为随园的养老文娱管家,徐晨辰的任务就是让老人们玩得开心。节前排班时,选择留守随园的徐晨辰本来设计好了像集五福、红歌会等形式丰富的文娱活动,然而,疫情一来,所有的聚集活动都紧急取消,她也不免心中有些失落。“所有的活动都不能举行,怎么带着老人玩真的愁到我了。不仅老人,连我们都很难适应没有琴棋书画的日子。”社会工作出身,曾在日本福祉中心学习过介护知识的她深知,对于老年人来说,不能形成孤独的常态,在疫情特殊时期,不仅要强化身体免疫力,调节因疫情产生的无聊、孤寂情绪也十分重要。“疫情发生之前,每天的早操是老人们挺喜欢参加的活动。”所以,在徐晨辰的安排下,用完早餐后,老人们一天的活动也从做回春医疗保健操开始。从9:00、9:40、10:10,戴好口罩的老人们分组按时进入随园公共就餐区,四散开来后,在音乐的伴奏下,悠然自得地锻炼起身体来。做完操后,则是全园老人的幸福银行“云打卡”时间。打从去年9月幸福银行随园分行开张,就特别受老人们欢迎。从手工课、合唱课到书法课、绘画课,只要参加了,就能打卡积分,积分可以兑换产品和服务,比如免费理发、修脚、办一场演奏会和老友会……一说起幸福银行,梁奶奶就特别有感触,疫情发生后头几天,突然没了打卡生活的她特别不适应,“不知道要干点什么了。”之前,梁奶奶一直是随园幸福银行打卡积分榜的领军人物,几乎每场活动都能看到她的身影。看到她开朗活泼的笑容,人们很难想象这个老人曾是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好在幸福银行“云打卡”迅速上线。老人们足不出户,在家画一幅画或唱一首歌,将作品上传给文娱管家或发到“幸福随园一家人”群里,就算打卡成功。“晨辰他们说,自己在屋子里干的事,也能拿积分,这我可就开心了。”梁奶奶忍不住秀起了自己刚刚在线上跟老师学会的手势舞,对着镜头“萌力”十足。4.收快递让每个女人快乐,无论她的年纪有多大。吃完午饭后,胡月明奶奶戴好口罩,溜达着去了随园前台,一边消食,一边去取快递。她的快递一点不比爱网购的年轻人少,作为随园的购物达人,每天都要逛淘宝,疫情期间还学会了在直播间买衣服。像胡奶奶这样爱上上网买买买的老人在随园不少。疫情期间为了保障安全,所有进园区的快递都要在门岗处先消毒,然后再由生活管家统一放到前台。“实在是太便利了,我大女儿每个月都往我支付宝里打钱,我每天睡得晚,逛逛淘宝,买一些生活用品。现在腿不好,我买完之后管家给我送过来,特别方便,也不用麻烦我女儿给我大老远买来。”胡奶奶开心地说。天下儿女心。此刻,帮别人的女儿照顾守护妈妈的那个人,也终将踏上返乡看望妈妈的路。

    “你应该早和我说。傻孩子,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说。现在就订票,明天就往回赶。”当吴惠欣听说客务部小管家杨皓的妈妈1月底被查出了肺癌晚期时,这个随园的“大管家”忍不住“说道”了她。一边是随园人手不足,需要自己留下来照顾这些老人,另一边是妈妈正在艰难地与病魔抗争。两个多月里,今年也才不过22岁的女孩承受着巨大的心理煎熬。“确实想家,偶尔晚上我会想捂着被子哭一场。”直到随园熬过了人手最紧缺的阶段,她才向欣姐提出请假。杨皓离开园区前,吴惠欣和其他同事都来到她的房间,抱了抱这个让人心疼的姑娘,“好孩子,好好回家照顾妈妈,有困难随时找我们。”

 (冲在最艰难一线的奋斗者)

    5.晚上就餐的时候,郭兰接到了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怎么你儿子昨天作业交不上?”当电话里传来这句话,白天里面对老人们总是温柔微笑的她瞬间有点情绪崩溃,摁住话筒,扭头哽咽着对同事说:“老师在群里点名批评我儿子,说全班的孩子都交了作业,除了他没有交。”挂了班主任的电话,郭兰马上给丈夫打电话,哭着问:“你为什么没有辅导儿子把作业交上去?”电话那头的丈夫也很无奈,说自己实在不明白怎么P图,研究了半天也没有学会,导致作业没有交上。但他也明白,妻子这是工作压力太大,赶紧使出浑身解数哄人。夜色总是更容易唤起人们思亲思乡的情绪,也让人心变得更加敏感柔软。“我弟弟、弟妹都在武汉,真的很担心他们。他们家对面的邻居被确诊隔离了,幸好他们没事。每天都要通下电话,才能放心下。”身在北京,祖籍武汉的邱爷爷,几十年武汉人的生活,都没有改变他的乡音,说起家乡亲人,他的眼中泪光点点。“知道他们没事,还有人送菜,心里会放心下,他们也很担心我们。我当然没事了,吃的和生活和原来没什么改变。幸亏年前住进来了,当时孩子还不让,说他们能照顾好我,看这关键时期还是养老院靠谱。”一位王阿姨甚至专门跑到管家部向值班的小管家们致谢。“我真是太幸运来到随园了,要是我年底没决定入住,我都不知道疫情来的时候要怎么办。一个人在家,一个人点外卖,所有都是一个人。在随园,有这么多的工作人员护着我们的安全。”说着说着,王阿姨就忍不住心疼地哭了,最后边走边说“加油啊孩子们,谢谢你们!”。小管家们的眼泪也绷不住了。“再苦再累都值了。长辈们的肯定,真的是我们工作的动力。我们在用心地守护着随园长辈,长辈们也在同样地暖着我们的心。”

    (工作人员准备为老人测温)

    6.时钟滴答滴答,日历一页页翻过。在疫情的风暴中,随园里的守望者们,就这样为200多个老人筑起了一座小小的“世外桃源”。时光走得说慢也慢,说快也快。悄悄地,十里春风已经潜入这座城市,随园里的草木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意,很快又该到花开烂漫的时节。邱爷爷最大的期盼,就是盼望着早日“解放”,不光是北京,还有武汉,还有一场迟来的团聚,或在武汉,或在随园。郭兰惦记着完成对儿子的承诺,“因为儿子的期末考试考得特别好,之前就计划带着他出去玩一玩。”带着随园里爷爷奶奶、哥哥姐姐的爱踏上返乡之路的杨皓想好了,“回家好好照顾妈妈,等妈妈好一些之后,我就回来。”“大女儿上大学了,小女儿10岁,年前答应了小女儿回家陪她放鞭炮,玩呲花,都盼着我早点回去。”说到家里的两个女儿,邓传兵疲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谈起疫情结束之后最想做的事情,徐晨辰说已经大半年没回家了,想回家陪陪爸爸妈妈。然后就是在春暖花开之时,举办因疫情而延期的随园长辈们春季开学典礼,带着她的老伙伴们,在春日的暖融融的阳光下,开心地聊天和玩耍。“我之前还和他们说,你们把我们的生活安排的太满了,有时候还想偷个懒,不去上课。现在还真挺盼望着上课的,有点上瘾了,”梁奶奶翘首以待。岁月轮回,生生不息。每一个普通人的坚守岗位,彼此之间的守望相助,以及永远满怀着的对生活的热爱与期待,正是这场疫情里最大的英雄主义。

(北京随园养老中心)

(谢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