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法将实施 朋友圈的代购是涨价还是退出?

来源:华西都市报 时间:2018-12-25 16:00:42

《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就将正式实施了,届时所有代购、微商都多了一个专业称呼:“电子商务经营者”,他们都需要办理采购目的地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并且缴纳相应税务。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还能在朋友圈买到韩国化妆品、美国奢侈包吗?价格会上涨吗?半年跑四五趟韩国代购的小雪告诉天府早报记者,自己最近已经正告朋友圈暂别代购,而做美国代购已有五六年时间的张女士则直言,“走一步看一步,如果以后将来利润空间太薄,只好作罢!”

美国代购

大户转型跨境电商小微企业

散户要么减量要么放弃

“这个事情,我们早就听说了!”张女士做美国代购已经有五六年时间,她的表姐早年间随夫迁往美国新泽西居住,生下两个女儿后就专职带娃,“表姐在美国负责购买,而我们几个表姐妹则负责在国内售卖。”生意越来越好后,表姐找了个搭档小媛(化名),“也是个华人,嫁到美国的,没有上班,专职代购。”张女士透露,“两个人一个负责采购,一个负责发货。”

今年,张女士的表姐回国工作了,“所以现在代购并不是我和表姐唯一的收入来源,随遇而安,能做就做吧,我们现在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的散户,不过新‘商务法’可能对她的搭档有些影响。”张女士分析说,小媛目前在国内有两三百个客户,她打算在美国注册一个公司,办好相应的执照。“其实美国的执法部门不会管你买了多少,卖到什么地方,不过那边办理相关执照也很简单,算是有个保障吧。”

张女士本人暂时没有办理相关证件的计划,“如果是以前的美国快递,可能会担心清关问题,但现在直邮很方便、很便宜了,所以我们打算先做着,实在做不下去了就算了。”原来,张女士以前代购几乎都是拼邮,“以前邮费按照体积来算,所以经常用个大箱子寄,里面可能会塞进上百件东西,均摊下来,邮费就很便宜。”不过现在美国的快递公司也越来越适应中国国情了,“现在单个直邮的价格降低了很多,以前100元的,现在只要10元。”她分析说,“大件的货物很容易被海关卡住,而且拿回来还要分开寄出去,很麻烦,现在小箱直邮到客户家,就规避了清关的风险。”张女士坦言,“这样一来,我们只能算是个中间商,货物不过手,所以被查到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不过,她也直言,“现在我们一件物品可能只是加价100元,但如果将来代购成本上涨,和国内价格差不多,没了优势,我们就直接放弃了。”她表示,“不可否认的是,《电商法》实施之后,个人代购的成本优势肯定会渐渐地失去。做得好的个人代购,像小媛这样的。将来或许会转型为从事跨境电商的小微企业,而像我们这样的散户,要么减量,要么放弃。”

日韩代购

运费贵且面临退运和消失风险

包装盒和袋子都不敢要了

张女士的朋友小A近两年专职做日本代购,“她有个微信客户群,别人要了货,就会记下来,过段时间就自己跑趟日本去购买。”张女士透露说,不过小A最近一次的货物却被海关卡了,“整整3箱货物,全部被退运回日本了。”她分析说,“可能是货物太多了,最近半年海关查得都比较严。”后来,货物退运回日本的快递公司后,又经过分装重新寄回了成都,“不过这一来一回损失了不少,小A这趟算是亏大了。”张女士坦言,代购的风险挺大,“以前被海关查到,一方面是要补交税款,补齐后就发出来,但有时候也会向小A这样直接退运,甚至,有时候货物还可能直接凭空消失,这种损失是最大的。”她直言,“尤其是代购奢侈品,一个包包价值就好几万,一旦丢失,损失巨大。”

10年前就开始在成都做韩国化妆品经销的小雪,今年也开始跑起了代购,半年前甚至直接将开了多年的化妆品实体店关闭了,专心做起了代购,“刚开始还不错,快递很方便。”她透露说,以前跑一趟韩国,第一时间就会把最重、体积最大的货品先快递回来,“差不多一周就到成都了,很方便。”但后来快递费却越来越贵,“可能是新法案快实施了,海关查得也很严,最近一次快递,包装盒、袋子这些都通通不敢要了。”即便如此,货品也不容易通关,“之前澳洲朋友帮我寄一双UGG过来,没想到只是一双也被退回去了。”

小雪表示,韩国代购最近几年挺火,“因为韩国很多东西真的都要比其他国家更加便宜。”不仅如此,几乎所有的免税店专柜都配有会中文的工作人员,“不过韩国实行的是饥饿营销,不是你想买就能随便买,一方面要限购,一本护照买到的同一个品牌货品不能超量,而且会搭售,比如买一个爆款的口红色号,就要搭配销售一个最差的色号。”加之韩国因为节假日等机票都会涨价,所以每跑一趟都需要精密的计算,“比如球赛日,可能机票都会涨很多,贵的时候往返4000多,便宜的时候才一千多,再加之要算好购货量,所以也挺麻烦的。”

未来

有人暂别代购等待办证

有人关闭微店继续经营朋友圈

“《电子商务法》最近已经在我的朋友圈传开了!”她坦言,“肯定有影响,我们好几个做代购的朋友都在谋新的出路,今天还有朋友在说,都不知道以后能干啥子了。”小雪和朋友们现在最希望的是能第一时间办到营业执照,“但是目前没有相关明确的程序,指引我们咋个去申请。”

天府早报记者日前联系了联系了成都市公安局网络监管处,相关负责人胡杨表示,“法案实施后,在成都市工商部门的办证窗口都可以办理相关执照。”不过,记者随后致电其提供的窗口电话,未能接通。

目前,小雪已经正告朋友圈暂别代购,“等有了合法手续,我准备还是开个实体店。”

记者了解到,不少代购还开设了微店,“都是免费开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如果《电子商务法》实施后,会影响到微店的开设,就会直接关闭微店,“如果要交钱,或是办执照,我肯定就关了。”不担心影响客源吗?“微店本来也没什么客源,开店只是为了给刷信用卡的客人使用,也可以为客人呈现货品。再者就是发货、记账这些方便点。”张女士坦言,自己的客源主要还是来自于朋友圈,“朋友圈的生意,说白了也是靠熟人支撑,能做一天算一天吧!”

相较于代购,微商对于《电子商务法》知晓率要低不少,在朋友圈做了两年微商,专卖妇女儿童服装的小丽,有一个百余人的微信群聊,每天在里面转发货品,“一个月收入从3000到1万元不等。”在一家软件公司做工会工作的她直言,并不知道什么《电子商务法》,更没有考虑过要办执照或是交税。

小丽透露,她和4家服装工厂合作,“我卖的东西都很便宜,质量也不错,建的微信群也是朋友间互相推荐的,就算是让我交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交。”(记者 冯浕)

  
  • 聚焦快递员劳动时间 快递员能不能回家过年?

    聚焦快递员劳动时间 快递员能不能回家过年?
  •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