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油价催生补库需求  高运价可持续吗?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20-03-23 14:08:44

  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价格战,“重伤”国际油价。与此同时,主要产油国为争夺市场份额,争相确保船只运送更多原油,国际买家则利用油价暴跌的契机加大采购,在一系列因素影响下,相关航线VLCC(超大型油轮)运费出现大幅上涨。

    油价大跌之际,全球资本市场哀鸿遍野,但油运公司的表现却一枝独秀。例如,A股的招商轮船和中远海能(01138)(600026),港股、美股的油运公司亦有所表现。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经历短期脉冲后,油运公司股价均有所回调,其中,部分美股公司已抹去短期涨幅。事实上,包括油运在内的全球航运业已经持续低迷多年,现在的问题是,油运市场能否借助此次契机走出谷底,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低油价催生补库需求

    

    近日,国际油价多次探底,WTI原油最低跌至20.06美元/桶,而堪称历史大底的油价令原油消费国跃跃欲试,增强石油战略储备的呼声渐起。例如,美国财长努钦表示,要在低油价时期购买价值100亿~200亿美元的原油。

    消息显示,美国能源部正式请求购买至多3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以帮助缓解低油价对美国生产商的冲击。当前,美国石油战略储备有6.35亿桶,石油战略储备能力有7.135亿桶。

    此外,有关“中国84艘VLCC赶赴海湾抢油”的消息也开始流传,虽然84艘船舶拔锚启航的消息已被证伪,但并不妨碍市场对油运运力需求大增的感性认知。

    记者了解到,目前,贸易商和石油公司都趁机购入原油,导致油轮运价上涨,例如,沙特一口气抢租多达25艘VLCC。数据显示,VLCC中东-中国日收益水平已暴涨至27万美元/天,而就在前一个月,该费率只有2万~3万美元/天,今天的油轮已然炙手可热。

    一家国有油运公司的人士向记者表示,由于陆上储罐的能力不足,原油产出后是要抓紧运往消费国并进入炼化环节的,当前的油价水平对于消费国而言是很有吸引力的,会加大购买力度。“对油运企业来说,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运输需求的增长。”

    当然,在该人士看来,油运运价波动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的供需线性变化,情绪性因素影响较为强烈。“一旦贸易商或者产油国预期未来市场上缺船,这就会使他们将精力花在锁定船只运力上,运价就会非线性波动。”

    实际上,类似的运价波动在去年四季度也曾出现过。当时,中东油轮遇袭,导致该海域风险提高,很多船只不敢进入,但该区域又存在货物运出需求,局部运价立刻大幅攀升。此外,中远海能旗下大连油运也在去年四季度受到美国制裁,减少了当季运力,并形成事件性扰动。

    一家美国投行Stifel在报告中指出,油价暴跌对原油运输市场来说可能不错,但持续性仍尚待观察,因为在油价大幅下跌的情况下,运输成本将变得更加重要。记者从业内了解到,通常情况下,运费占货值的比例大约在2%~4%,在当前极端环境下,比例攀升至10%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油运运价已经有所回调,谈及这一情况,上述油运公司人士认为,高位波动是很正常的。“运价峰值的出现往往是由不确定事件引发的市场恐慌,25万美元/天以上的运价已经是历史高位了,即使现在回落到十几万美元的水平也是正常现象。”

高运价可持续吗?

    

    要观察油运市场,供需依然是重要的维度。从供给端来看,今年1月,招商轮船完成36亿元定增,募资用途中就包括购建4艘VLCC。中远海能也于近日完成54亿元定增,用于新购14艘油轮,并购付2艘巴拿马型油轮;按照交付计划,2019年底交付1艘、2020年内交付11艘、2021年交付剩下的4艘。

    油运供给能力未来几年将稳步提升,需求端的情况又如何?事实上,由于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原油需求下滑的风险也持续存在。

    不过,上述受访人士向记者表示,疫情过后,即使不期待大的反弹型消费,只要能回到正常消费的轨道上,原油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能源消费总体来看是会稳定、缓慢增长的,虽然不同品种会有所差异,但是单看原油,其消耗总量增速还是相对平滑的。”

    该人士还向记者提到另外一点有关油运需求的逻辑,即美洲地区在能源市场的参与度越来越高。“美国到远东的运输距离是中东到远东运输距离的2.4倍左右,其作为能源出口国的意义不在于出口量的增长,而是原油贸易运距的增长。”

    言下之意,虽然美国不会取代中东地区石油出口第一的位置,但是只要在长期内,能够从中分享一定比例的出口量,考虑到运距增加的效应,综合来看,会带来更多运力需求。

    记者注意到,实际上,在2月初新冠疫情蔓延之后,由于对全球经济的悲观预期,油运运价曾出现一轮回调。那么,此番国际油价大跌带来的扰动是否会带领油运市场走出低迷?

    多位受访人士向记者表示,接下来要关注主要产油国的增产情况。“回顾2014年~2015年的情况,彼时产油国增产周期长达22个月,整个油运企业的业绩也是不错的,并且是双重受益。一方面,作为原材料的燃料油价格便宜,另一方面,运价维持高位。”

    但是,对于未来油运市场究竟会走向何方,上述油运公司人士坦言,还是要关注市场变化,“这个不是油轮企业能够完全掌控的,我们是在市场上接受变化的。”

    招商轮船在公告中也表示,近期受疫情、油价等多种因素影响,国际油轮运费率深度探底后剧烈反弹,反映国际干散货运输市场的BDI指数也从极度低位持续回升。但公司预计油轮航运市场继续面临剧烈波动的风险,运费率走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运价的飙涨是否会继续向下传导,带动造船行业的景气回升?对此,中国重工表示,运价上涨有利于增强船东信心,对于VLCC新造船市场确为利好,不过,运价上涨能否持续以及能持续多久还需要观察,同时船舶建造周期较长,加之原油市场总需求呈现大幅下滑,因此,油价大跌对船舶行业的利好还需要谨慎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