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仪电气暴露了这家温州首个主板上市电气企业的内控危机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时间:2019-11-26 14:16:23

11月24日,华仪电气(600290,SH)一纸公告如平地惊雷,暴露了这家温州首个主板上市电气企业的内控危机。   华仪电气公告披露,上市公司在自查中发现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等情况。其中违规担保金额为9.26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2.75%;逾期的对外担保共计2.1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26%;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5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6.00%。上述资金合计21.98亿元。

此前,华仪电气为控股股东担保问题已引发上交所问询,并要求上市公司反复核查,但均未暴露出前述问题。此次公告一经披露,立马引起了监管机构关注,11月24日傍晚,上交所向华仪电气下发监管函,要求说明是否勤勉落实监管函件各项核查要求,提供相关证据,并说明前期意见与本次自查披露情况出现严重偏差的原因。请公司明确具体情况以及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知晓时间,公司是否存在信息披露违规的情形。

巨额违规担保的雪球

2007年上市的华仪电气,是温州地区首家主板上市的电气企业。截至11月25日收盘,华仪电气的股价为3.43元。

11月24日,华仪电气公告重点披露的内容主要包括了三方面。一是上市公司旗下涉及的巨额违规担保;二是逾期的对外担保金额披露;三是上市公司关联方资金占用情况。

其中,违规担保是指未履行内部审批程序及披露程序的对外担保,华仪电气自查发现上市公司及全资子公司浙江华仪电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仪科技)及华仪风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仪风能),存在未履行程序为公司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华仪电器集团浙江有限公司及其他第三方等主债务人提供担保的情况。需要指出的是,违规担保的9.26亿元金额中,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担保金额为4.94亿元,为其他第三方的担保金额为4.32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梳理华仪电气具体的违规担保情况中发现,上市公司与其违规担保的其他第三方存在密切联系。

在公告中,被担保方除了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华仪电器集团浙江有限公司,唯一涉及的其他第三方为浙江伊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伊赛科技),担保金额为4.32亿元。

启信宝数据显示,伊赛科技成立于2003年6月,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华仪电气方面为伊赛科技提供的担保类型为结构性存款提供质押,最近的一笔担保到期时间为2019年11月28日,距今不过短短数日。而事实上,华仪电气9.26亿元的违规担保金额中,已经有1.96亿元违规担保出现了逾期的情况,如若上述即将到期的担保再出现逾期,上市公司违规担保逾期金额将进一步增加。

那么,上市公司与伊赛科技之间究竟有何渊源?

伊赛科技的住所为温州乐清经济开发区经八路428号,启信宝显示该地址为华仪风能公司内。

另外,持有伊赛科技74.60%的大股东汤庆林,同时也是上海慧网科技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慧网投资)的大股东,而慧网投资对外投资了一家企业,持有该企业30%股份,这家企业名为上海华仪配电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仪配电)。这家出现华仪字眼的公司的确与华仪电气密不可分,从股权关系上来看,慧网投资只是华仪配电的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则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华仪科技。而从上市公司公告来看,为伊赛科技提供担保的正是华仪科技。

上市公司内控危机

除了违规担保出现逾期之外,经过董事会审议并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对外担保也出现了逾期情况。截至11月24日,华仪电气合规的对外担保共计5.90亿元,其中2.14亿元对外担保已出现逾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26%。担保方均为上市公司,而被担保方则为华仪电气的控股股东华仪集团。

上市公司为华仪集团提供的经董事会审议的担保中有四笔出现逾期,这四笔的债权人分别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清市支行和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行。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违规担保中有5笔担保涉诉,经过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并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批准的对外担保也有2笔涉诉。对于违规担保涉诉,华仪电气表示,相关案件仍在审理中,公司是否应承担担保责任需经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的生效法律文书确定。华仪集团承诺,将采取积极措施尽快偿还债务,解决诉讼问题。不过,上市公司表示目前暂无法判断违规担保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而上市公司正常的对外担保逾期涉诉的部分,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同样承诺将采取积极措施尽快偿还逾期债务,解决诉讼问题。

除了担保危机外,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的情况也一并暴露了出来。

11月24日,华仪电气公告披露,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累计发生关联方资金占用22.12亿元,累计归还11.55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10.57亿元。2019年10月1日至本公告披露期间关联方资金占用0.01亿元,期间未归还,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关联方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58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6.00%。

这笔资金主要给谁用了呢?还是控股股东华仪集团。公告解释称,“上述占用资金主要用于控股股东归还自身融资借款及利息、代偿互保单位本息及经营周转等用途”。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披露的问题是目前上市公司自查的结果,如果在华仪电气11月24日公告披露之日起一个月内控股股东不能解决前述问题,将构成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9年4月修订)》第13.4.1条和13.4.2条规定,上市公司可能会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监管紧急问询

华仪电气的公告披露后引发了监管机构的高度关注。11月24傍晚,上交所对华仪电气下发了监管函,要求说明是否勤勉落实监管函件各项核查要求,提供相关证据,并说明前期意见与本次自查披露情况严重偏差的原因。请公司明确具体情况以及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知晓时间,公司是否存在信息披露违规的情形。

实际上,记者注意到华仪电气近几年的业绩出现了较大波动。2015~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013万、-4842万、5983万、-8302万元。对于业绩的交替盈亏现象且发生大额逾期应收账款。上交所亦要求上市公司充分核实业务实际情况和款项回收情况,明确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风险情况。请会计师针对性地说明执行的审计程序和取得的审计证据,相关程序和证据是否充分适当,出具的审计意见是否恰当。

华仪集团能否在一个月内解决资金困境,对于华仪电气而言无异悬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据浙江新闻网报道,华仪集团董事长陈道荣在30多年前创业,在创业之初和乐清大多选择制造低压电气不同的方向,华仪做了高压电气,从创业时的4万元做到上百亿元,公司业务也从一家小小的开关厂发展到拥有11家核心子公司,涉足风电、环保、电气等多个行业的企业集团。

只是,对于华仪集团而言,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

11月23日,上市公司披露了一则控股股东股份被轮侯冻结的公告,截至11月23日,华仪集团持有公司股份23428376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83%,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数量为234275162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9963%,处于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234283762股,占其持股总数的100%;累计轮候冻结数为297567524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27.01%。

另据启信宝数据,2019年以来,华仪集团7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华仪集团还涉及与浙商银行温州乐清支行、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等金融机构的合同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