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沉迷网游” 用青春换千亿利润值吗?

来源: 时间:2018-03-13 10:11:35

在全国政协委员王美华看来,青少年很难抵制网游的诱惑,因为网络游戏设计的亮点就在于让人沉迷于其中,有吸引力是它的目标。

一面是网游整体营收达2189.6亿元,相当于全球电影票房总和的喜讯,一面是12岁少年沉迷网游猝死的悲剧。网络游戏飞速发展繁荣的背后,是否以损伤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为代价?全国两会期间,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问题,引发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热议。甚至有委员激动地怒斥:“网络游戏就应该一棒子打死!”

全国政协委员、唐山市人民医院院长胡万宁认为网络游戏是精神毒品。未来网记者 贺卓辉 摄

“网络游戏是精神毒品。”全国政协委员、唐山市人民医院院长胡万宁表示,要像控制毒品一样控制网络游戏。

因为看见一些孩子沉迷网络游戏差点大学没有毕业,胡万宁对网络游戏问题“深有感触”。

他认为,青少年从游戏本身获益本不多,还很有可能把青春最好的时光在游戏中消磨,意志消沉。胡万宁担忧网络游戏成瘾性很强,“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的话 我们年轻的一代将真的不堪设想”。危害不止于青年个体,胡万宁还指出,“甚至有些网络游戏也可能是某些国家渗入中国,带有反华目的行为。”

在全国政协委员王美华看来,青少年很难抵制网游的诱惑,因为网络游戏设计的亮点就在于让人沉迷于其中,有吸引力是它的目标。

但全国人大代表、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观点不同,他指出,不应该一味地妖魔化网络游戏,可以进一步发挥游戏的正向价值。以近来流行的‘跳一跳’为例,他表示很多老年人反馈说觉得很好,防止大脑痴呆,认为游戏“挺好玩的,又简单”。

同样从事网络科技,全国政协委员、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磊则进一步分析指出,儿童玩网游是孤独的表现,他们缺少更好的,适合儿童的电视剧、有声读物等。同时,也缺少其他社交活动的选择。他并不排斥青少年玩网游,还表示会亲自为女儿试玩挑选好网游。

就在不久前,网易公司公布了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未经审计财务业绩。数据显示,网易2017年全年净收入541.02亿元人民币,其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362.82亿元,较2016年同比增长29.7%。

无论网易还是腾讯都是游戏产业的获利者,强调网络游戏积极的一面,全国政协委员、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导演王建国认为,他们的表述显得“伪善”。“他们强调(网络游戏)积极的一面。对商家来讲,你只强调积极的一面就显得有点伪善了。”王建国表示。

生活中,王建国看到了网游危害活生生的例子。“我有一个朋友,夫妻俩是学霸,一个是清华的,一个北大的,但是他们的孩子居然进不了重点中学,学习成绩一直不好。”王建国道出了其中的原因:孩子沉迷一款时下最流行的手机网络游戏。

虽然马化腾在采访中提到腾讯游戏推出的青少年成长守护平台运行已经一年,目前已有很多家长在使用,效果比较明显。此外,在去年大热的游戏《王者荣耀》上,腾讯也推出了健康系统,让12岁以下的孩子每天只能玩一个小时,晚上9点以后不玩游戏。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也表示,需要通过软件程序控制青少年玩网络游戏的时长,但王建国认为除了对游戏的时间要有严格的限制以外,对网络游戏的内容,包括让青少年沉迷、着迷的兴奋点也要逐一加以研究。

李彦宏表示,同时立法跟进,在相关方面的法律条文,特别是在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这方面,需要有更多立法行动,对于网络游戏需要专门的专家委员会来进行界定其中的益害。

一方高呼严控,一方为网游正名。网络游戏究竟是不是妖魔,该不该“一棒子打死”?堵和疏哪种方式更好?

“靠堵,还不如适当地引导。”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副主委胡卫认为,网络游戏也不见得对孩子全部都不好。要让孩子不沉迷,不完全被网游牵着鼻子走,家长的责任还是最大的。

家长需要重视家庭教育,要给孩子很多的陪伴,跟孩子有比较多的交流,知道孩子缺什么,需要补什么,通过沟通、互动,对孩子进行适当的引导,让孩子自己有一个辨别,什么时候该玩,什么时候不该玩,什么时候是学习的时间,什么时候是作业的时间。

全国政协委员、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欧彦伶也认为“把游戏一棒子打死”并不妥当。因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文化或者娱乐的方式也有更多的需求。

“我们也不可否认,游戏让你打发闲暇时间,或者在其它的一些方面获得一些满足,但是游戏生产商也应该增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提高文化传播,道德传播方面的认知。以一种非常负责任的态度多生产一些有益于大家身心健康的游戏。”她指出,有些网络游戏中充斥着暴力,以及青少年不宜接触的负能量信息,出现把我国的一些民族英雄、传统名人拿来作为一种笑料充斥在游戏当中的情况,这都是应该从网络游戏中被剔除,禁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