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横店系遇“寒流”?横店集团“攻城”之外能否“守城”成为疑问

来源:前行路上异常艰辛” 横店系遇“寒流”? 时间:2019-01-07 14:37:01

上市传言中的横店影视城不少群演因戏少离去,部分店铺转让;横店系旗下5家上市公司,多家公司发展中遇波折

 

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0月,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不少人将其当成了横店影视城,但其实这家公司的主要资产是电影院。

 

2018年12月27日晚上七点半,横店镇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万盛南街几乎没有游人。

 

2018年12月28日下午2点,横店影视城文创体验中心门口几乎没有游客。文创中心是横店影视城官方建造的大型购物体验中心。B04-B05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林子

“横国”,这个称号不仅属于坐落着影视城的浙江小镇,也指向其背后庞大的资本族系——横店集团。

40多年前,横店集团在浙江金华孕育而生,赶在千禧年之前,创始人徐文荣喊出了集团要在2002年拥有5家上市公司的口号。在资本市场一路狂飙后,横店集团通过借壳在短时间内拥有了2家上市公司,但目标最终未能在期望时间内达成。从2006年至2015年底,横店集团在资本市场经历了长达十年的“沉默期”。

2017年,“沉睡”的横店集团苏醒了。当年3月,得邦照明上市,10月,横店影视上市,一年内两家子公司上市,让横店集团重回舞台。如今,董事长的表态更透露出对横店集团新目标——坐拥8家上市公司的期盼。

不过,2018年横店集团过得并不平静。传出上市风声的横店影视城是一个缩影:不少群演因戏少而离去,部分店铺对外转让,有服装道具公司称生意已受到影响。

已经上市的几家“横店系”公司日子也不好过。英洛华多个募投项目一拖再拖、子公司的参股公司停产;普洛药业被质疑投资近3亿元的生产线关停瞒而不报;横店东磁原准备8亿并购兆晶股份被一封信“搅黄”。

横店集团董事长、总裁徐永安在新年献词中,用“前行路上异常艰辛”来回顾2018年。如今,旗下公司南华期货IPO已排队三年,被传言可能上市的横店影视城遭遇寒流,横店集团“攻城”之外能否“守城”成为疑问。

横店影视城的冬天:游客减少,店铺转让

这里是“横国”,这个闻名全国的浙江小镇,坐落着横店集团旗下被传言有望上市的重要资产——横店影视城。

2018年圣诞夜,人群不断涌入小镇上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万盛南街,戴墨镜着西装的街头艺人在纵情歌舞,街对面几个民谣男孩抱着吉他歌唱,热腾腾的节日氛围仿佛能驱散寒冷。然而次日一早,人群散去,万盛南街与横店的真实模样一并暴露在寒冬中。

“2018年确实比较萧条,6月以来横店的剧组就很少,情况一直持续到11月底,来横店的剧组才慢慢多起来。”2018年12月底,在剧组做了8年摄像的李娱从横店剧组数量多寡中,感知着行业的变化。

据他所知,由于税收严查,影视小公司倒闭了千百家,大公司则补税、纳税,需要承担比以往更高的费用。2018年原本计划在横店拍摄的剧组很多都是网剧、网络大电影,这些由小影视公司负责的剧荒废了,不少大公司也延后了拍摄计划,这才导致了横店“剧荒”。“现在千万别来横店做群演,剧组少,90%的群演回家种田,10%的留下来也流落街头了。”李娱向记者开玩笑说。

“很多人都不干了”,在横店做过多年群演的佟哥边开车边感慨。

与“北漂”、“沪漂”相仿,来到横店的异地青年们将自己称为“横漂”,“横漂”群体中,最普遍的工作就是群演。实际上,群演这份职业内部也分等级,最初级的普通群演只要带齐资料在演员工会注册就能做,如果群演有演技、形象良好,就可以做“群特演员”,角色可能是丫鬟、宫女、侍卫。等级再往上就是“特约演员”,如佟哥当年一样,可以饰演能够推动剧情发展的太监、嫖客之类。

如今,群演的工资仍然按照每小时10元发放,不少人感叹,由于剧组数量减少,群演可拍的戏也少了,以前每天能赚70元至100元,现在却不一定接得到戏。

在来横店大半年的秦飞眼中,网剧压缩制作成本也让横店越来越不好“跑戏”。他说,以前的大剧组在大场景中用到的群演可能有上千人,现在不少网剧的最大场景用到的群演也不过上百人,不少戏可能只招募几十个群演就够。2018年圣诞节当日,在清明上河图景区拍摄的《饕餮纪》使用了90个群演,这对于如今能每个月赚3000元的他来说也是值得开心的事。

萧条弥漫至全镇。

7家,这是不足千米的、紧邻万盛南街的度假村路正在转租的店铺数量。2018年12月底记者走访时,一家奶茶店老板称,有的店铺从2018年6月就开始转让,“信息已经挂了半年,都还没转出去”。而在万盛南街,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亲自提名的庭豪酒店,也在出租大堂二楼四间门面。

剧组锐减导致群演无戏可接而离开,游客则因为年末淡季、同类影视城崛起等原因增长出现迟疑。

“我们导游聚在一起聊天时,都能感觉到游客的减少”,李明说,横店的导游都属于横店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导游带客游览一天收费100元,公司从中抽走50元,带客游览两天收费200元,公司抽走80元。由于这种抽成是经导游自行上报后完成,以前游客量大时公司查得很严,每单都要上报进行抽成,现在公司不再那么严格,“导游都快吃不饱饭了,公司也就不再查太严了”。

“前行路上异常艰辛”

横店影视城拥有的不仅仅是秦王宫、清明上河图等多个景点,还是拥有五十余家五星级至商务经济型酒店、影视管理服务公司和汽车运输公司等十多个服务于影视与旅游的子公司的大型公司。在横店影视城,直接从事影视和旅游服务的员工有5500多人。

除了游客带来的收益之外,剧组拍戏带动的产业链也是横店影视城的重要收入来源。

2005年时,前往横店影视城拍戏的剧组源源不断,当时不少人都向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建议提升剧组拍戏的场地费,但徐文荣沉思许久后果断决定,任何剧组来拍戏一律免费。如今,导游仍向游客讲述着这段历史。李明说,尽管剧组来横店拍戏是免费的,但剧组下榻的酒店、使用的车辆、动用的群演、租借的服装道具马匹等,都要由横店集团安排,这条产业链也为横店集团带来了大量收益。

制片人黄清和张一都已入行多年,谈起横店影视城时他们都“又爱又恨”。在两名制片人看来,横店影视城的接纳能力不足、服务太过“霸道”是薄弱环节。如今,上海的象山影视城、贵州黔南的清朝和汉朝影视城,都成为了剧组新的选择。

根据横店影视城官网介绍,影视城成立了一家横店影视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为影视拍摄机构提供酒店服务、拍摄器材和道具服装租赁服务,同时也提供大量群演。官网中,这家公司通过演员公会拥有大量的签约特约演员和庞大的群众演员队伍。

记者致电横店影视城询问上市传言等事宜,影视城表示公司没有宣传部,传媒发展部电话持续忙音。记者多次向横店影视城官网公布邮箱发送采访提纲,均显示邮箱地址无法查询,邮件退回。

浙江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是全国第一个国家级影视产业实验区,横店集团专门设立了横店集团影视文化产业服务中心,来管理这个实验区。现在走进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还能看见不少门庭冷落的服装道具公司,但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就将被改造成不夜城。

横店不夜城项目是横店集团为弥补横店夜间休闲业态不足,围绕“影视”特色,以时尚、娱乐、购物为主题,汇聚时尚酒吧、特色餐饮、轻奢购物中心、国际品牌旗舰中心、高端圈层休闲会所等前沿生活业态,集购物、休闲、娱乐于一体的优质商圈。项目定位为“浙中首个不夜城”。

李萍,一位服装道具公司老板娘正站在店门口,计划着把店铺搬到距离自己租住处更近的地方。工程概况牌显示,在2019年5月9日前,这里的横店不夜城一期改造项目就会竣工,“以后这里就很少有办公的公司了,都是酒吧和餐厅。”

李萍称,由于税和部分拍摄题材审查更严,来横店拍戏的剧组有所减少,自己和同行的生意都有下降。在工作日的上午,另一家服装道具公司的员工一边织着毛衣一边闲聊。

横店影视城产业实验区还是许多明星工作室的注册地,不过李萍从未见过明星或大量工作人员在此办公,“大家都是把公司注册在这,但是人不在这里”。

横店集团官方报刊《横店集团报》中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横店实现旅游人次1872万,接待剧组330个,截至2018年前9月,横店接待游客1229.3万人,与前一年游客人次相差600万。每年9至12月,除国庆长假之外,横店有不少时间处于旅游淡季,2018年的旅游人次要超越2017年存在挑战。

《横店集团报》中所披露的数据与记者在走访过程中所见所闻的情况并不一致:截至2018年12月26日,横店在2018年共接待剧组415个,总数达到历史新高,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2018年前11月营业收入超过2017年全年。

横店集团董事长、总裁徐永安在新年献词中提及,刚刚过去的2018年,外部环境“极不平静,前行路上异常艰辛”“一年来,我们逆水行舟,迎难而上”。

“赶造”横店系:5家上市公司姗姗来迟

横店,这个“中国好莱坞”不仅坐落着使其声名鹊起的横店影视城,更蛰伏着总市值超过700亿的资本族系——横店集团。

横店集团最著名的“招牌产业”无疑是影视业,但实际上,横店集团涉猎甚广。在官网上,电气电子、医药健康、影视文化、新型综合服务成为了支撑横店系的四大支柱产业。上述四大产业中,被官网列举出来的横店系成员企业分别达到4家、3家、5家、7家。

如今,前三大产业均已将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会师”。电气电子产业的上市公司有横店东磁、得邦照明和英洛华,医药健康产业的上市公司有普洛药业,影视文化产业的上市公司有横店影视。而横店集团的第四大产业——新型综合服务业中的南华期货已经更新IPO招股书。

横店系旗下其他资产还囊括了房地产、建筑工程、燃气、医院、学校等多个行业。在不少分析师看来,横店集团的资产分散在5大种类、超过20个行业,产业链过长难以避免风险。香颂资本沈萌告诉记者,以往产业链过长这个问题,主要针对的是同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产业链过长、涉足领域过多,会导致资源分散、协同效果不佳,影响业绩表现。

纵观横店集团多年发展,集团采取的做法是将资源整合后,通过并购重组和IPO上市,将产业装入上市公司,从而形成了庞大的横店系。沈萌分析称,横店集团是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每个上市公司只限定在某个方向。“一般横跨多个产业领域的综合性集团,都会选择每一个板块一个独立上市公司,一方面更有利于该产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会降低估值短板的问题”。

曾担任横店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张耀辉在2004年时向媒体表示,横店集团的产业链相当长,“由于壳资源的容量有限,未来各项业务融资需求仍然很强烈,一旦某块业务比较成熟了,还会推向资本市场。”

实际上,早在进入千禧年之前,横店集团就迫不及待地迈向了资本市场。

1998年,横店集团发起组建了横店高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准备将磁性材料生产企业为主的资产进行重组上市。但当时证监会规定,乡镇企业股份制改造,必须连续三年赢利才能拥有上市资格,“横店高科”的上市筹备就这样等了下来。

1999年,三九药业发行新股,横店集团斥资近1.7亿元认购2000万股,在股票上市后加码抛售,获得8000万利润。高额利润让横店集团尝到了甜头,徐文荣提出,横店集团要在2002年底前拥有5家上市公司。

2001年,横店集团瞄向了PT吉轻工。吉轻工连续3年亏损,面临退市危机。当时,5家法人股东准备将吉轻工的股权转让给深圳东阳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在2001年11月以前,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持股比例58%的横店集团旗下的横店机电集团公司。可惜,在2001年8月,横店集团在资本市场首次出战便宣告失败。

2001年前后,其实横店集团同时接触着两家上市公司,PT吉轻工的重组失败了,青岛东方不能再铩羽而归。2000年10月,青岛东方的第一大股东与上海光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22.16%青岛东方的股份转让给后者,而横店集团正是这家上海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收购PT吉轻工失败的同月,2001年8月17日,青岛东方的第一大股东供销合作社与横店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横店集团的创始人徐文荣就任青岛东方董事长,徐文荣的大儿子徐永安成为公司副董事长。

2001年,横店集团在资本市场的第一枚棋子正式落下。当年12月底,横店集团就对青岛东方进行了资产重组,置入横店控股拥有的康裕制药95%股权、得邦化学90%股权、抗生素中间体生产线的经营性资产等医药化工资产,让青岛东方从商业零售行业向生物制药方向发展。如今,青岛东方已更名为普洛药业。

2002年10月,横店集团又打起了上市公司太原刚玉的主意。根据太原刚玉当时公告,公司的母公司、太原双塔刚玉(集团)有限公司30%的股份转让给由父亲徐文荣掌舵的横店集团,70%的股份转让给由儿子徐永安控制的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横店系通过持有太原双塔100%股权,间接持有了太原刚玉40.84%的股份。

时间就这样走过了2002年,按照徐文荣的想法,横店高科等足了3年可以上市,但实际上横店高科的上市并没有下文,横店集团距离2002年底前拥有5家上市公司的目标差了一半。

除了在2004年8月参股浙商银行外,横店集团在资本市场又归于沉寂。2006年8月,横店集团旗下公司横店东磁通过IPO上市。

然而,横店东磁上市后,横店集团在资本市场又是长达十年的沉默,徐文荣当年喊出的“拥有5家上市公司”的目标也无限期延长着。

2015年11月,横店集团旗下南华期货公布IPO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发行不超过7000万股股票,发行所得的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增强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和经营实力,推动公司各项业务的发展,包括但不限于设立子公司、增设营业网点、补充公司及子公司资本金等。

市场原本以为,这会是横店集团旗下第四家上市公司,但南华期货这份招股书发布后,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

2016年3月,太原刚玉正式完成了借壳上市的使命退出历史舞台,将公司名称变更为“英洛华”。此后又等待了1年,蛰伏的横店集团苏醒了。2017年3月30日,智能照明公司得邦照明在上交所成功上市。资料显示,得邦照明股份有限公司是横店集团的子公司。

在得邦照明上市仅仅过了半年之后,横店集团旗下的电影院资产——横店影视在上交所上市。在横店影视上市之时,不少人将这家公司当做了横店影视城,然而招股书显示,横店影视的主要资产是电影院。截至2017年6月30日,横店影视公司旗下共拥有310家已开业影院,其中资产联结型影院245家,加盟影院65家,覆盖全国(除港澳台、新疆、西藏、海南外)28个省级行政区。也就是这段时间,资本市场出现了更多横店影视城是否会IPO上市或借壳的猜想。

一年内,横店集团连下两城,徐文荣让横店集团拥有5家上市公司的梦想,在推迟了十多年后姗姗达成。

产业过大管理难?多家公司发展中遇波折

进入2018年4月,南华期货再次更新了招股书,市场对其是否能成为A股第一家期货上市公司充满期待。根据官网介绍,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主要从事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期货投资咨询、资产管理业务、证券投资基金代销业务,为全牌照类综合性期货公司,注册资金5.1亿人民币,总资产逾150亿人民币。

在南华期货的股权关系中,横店控股是公司的控股股东,横店社团经济企业联合会直接持有横店控股70%的股权,联合会是南华期货的实际控制人。如果本次成功上市,它将成为横店系在A股的第6家上市公司。不过在南华期货更新的招股书中,南华期货的主营业务——经纪业务营收小幅下降、经纪业务市场占有率下滑等成为了隐忧。

从业绩来看,横店集团旗下5家上市公司,横店东磁、普洛药业、英洛华、得邦照明、横店影视在2017年营业收入均同比实现增长,但净利润却有3家出现同比下滑。2018年前三季度,5家企业中,得邦照明营业收入同比减少5.90%,英洛华净利润同比减少26.34%,其他均出现增长。

横店系旗下已经上市的公司,在发展上也遇到一些波折。

先是2017年7月,原本准备以8亿元收购兆晶股份的横店东磁发布公告称,鉴于标的公司兆晶股份在排他期到期前未能解决专利诉讼问题,其将终止收购兆晶股份100%股权,这场历时半年的重组就此结束。

进入2018年3月,因为公司的募投项目进展迟缓,且没有解释具体原因,英洛华收到了证监会山西监管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监管部门决定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2018年5月,英洛华全资子公司英洛华磁业的参股公司通诚稀土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已连续多年亏损,公司决定实施停产。截至2018年3月31日,公司对通诚稀土的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余额为2710.59万元。通诚稀土停产将对公司今后的财务状况造成一定影响。

横店系另一家上市公司普洛药业也不太平。2018年12月,普洛药业被质疑投资近3亿元的生产线已经关停,但是公司瞒而不报。普洛药业回应,公司旗下子公司安徽普洛生物的发展战略要进行调整,实际上是转移生产线。但安徽普洛生物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净利润持续亏损的问题也暴露在市场眼前。

“虽然目前看来,独立的上市公司不存在产业链过长的问题,但毕竟集团是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横店集团仍然要警惕集团战线过长的风险”,沈萌表示。

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曹啸认为,横店集团的产业过于庞大分散,如果出现管理不当,单个产业出现的经营风险和失误就可能会“复刻”到集团其他产业上,最终在资金链最紧的行业爆发出来,“集团过于复杂的产业结构可能会导致风险难以及时监控,对于集团的治理结构有较高要求”。

1月2日,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横店集团官网显示的联系电话,接通均为横店集团旗下的影星酒店,根据酒店提供的横店集团行政管理部电话多次拨号无人接听。记者向集团公布的邮箱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这个冬天,被传言可能上市的横店影视城似乎正遭遇“寒流”,南华期货IPO仍在排队中,横店集团“攻城”之外能否“守城”成为疑问。

  
  •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国航收购首都航空 正与海航北京市政府谈判
  •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中国脱贫攻坚为世界树立典范 获得一致好评
  • 中山公园玉兰盛放 尽享美好“春”色

    中山公园玉兰盛放 尽享美好“春”色